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气中有异
    “好美!”

    西城本就是城市后开发区,而诞生这地流风的山峦因风景秀丽,也已经被打造出了一条盘山景道。从尚龙时代驱车到半山也不过半个多小时而已。

    站在半山观景台俯瞰下方的景色,何子清一时之间不由有些痴了。

    “景色的确不错。”刘莽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过他对于何子清的陶醉却有些不置可否,人们常说,发现美的眼睛谁人都有,只不过需要有接受美的条件。

    普通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哪怕身在秀丽之中也无暇他顾。也不是谁都有何子清这样的意境条件,自己老爸十来亿的商场都快扑街了,而她所欣赏的仍旧只是风景。

    这在刘蟒看来貌似有些没心没肺...当然,有钱人的快乐他也没办法感受得到...

    额头的血晦之气已经消散,刘莽微微眯起双眼开启了玄眼视野。眼前天地的色调骤然变幻之中,刘莽只感觉自己仿佛瞬息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山水势气他并非第一次见,但如同这地流风一般近乎完美到绚烂的,尚属首次。

    与先前在那地流风之内相比,这一望之下更加直观震撼,颇有一丝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触。

    那徐徐转动的气流宛如一个庞大的星云,让如刘莽这般本就在常人之中属于异类的存在,都不得不感叹这天地之气的鬼斧神工。

    “你在看什么?”何子清见刘莽双眼之中有异彩闪动,娇声道:“能让我看看么?”对于刘莽的奇异她并不是第一次见了,所以她很肯定他看到的与自己的不一样。

    “别闹,我有正事。”刘莽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就一次嘛!”何子清撒娇似的嗲声让刘莽有些招架不住。他严重怀疑那晚那个女警何子清只是一个幻觉。

    “那,你闭上眼睛。”刘莽无奈道。

    “嗯嗯。”何子清很是激动的乖巧而立缓缓闭上双眼。

    刘莽走到她的身后轻轻的抬起双手,两只手的食指与中指同时分开一道弧度,缓缓的将它们伸到了何子清眼前。

    老实说他这姿势有些暧昧,做这个动作整个身子得控制得不动如山,如此才能不贴上何子清身后的曲线玲珑。

    鼻孔中透进了那属于何子清的淡淡幽香,刘莽不由自主的深深吸了一口。强压心中那股子从未有过的异样,然后内心开始念起保命心经:她是骷髅她是骷髅。。。

    “睁开吧。”刘莽在何子清耳边低声道。

    殊不知,他这一系列看似无意的骚操作,早已让双眼微闭的何子清脸颊不由自主的升起一阵粉红。

    然而下一瞬,刘蟒明显的感觉到了何子清的肩膀颤抖了一下,仿佛真的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彻底的呆住了。

    没有开启气门的普通人是感受不到气的存在的,而就算是玄道中人,也无法像刘蟒一般直观看到这些色彩斑斓。

    他所拥有的气种从来没人知道是怎么来的,但刘蟒却猜测它极有可能本就是哪一种气的结晶,因为按照常规来讲,只有近乎于同类才能将同类区分得如此细致。当然,这也只是他的揣测罢了。

    何子清看不到那就像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色彩,可刘蟒让自己本身的玄气充斥双指之间,那近乎于有色眼镜一般的透视,却能让何子清短暂的感受到它的美妙。

    “你平时都能看到这样的世界么?”半晌,何子清低声呢喃道。

    “其他景象常见,如这样壮观的场景仍旧是不多见的。”刘蟒摇了摇头应道。

    没事的时候他一般不会开启玄眼,毕竟自己生活在这世界上,还是想要日子正常一点。因为气种的存在,他哪怕是不开启玄眼都能看到寻常的气,这已经对他的生活产生了不少困扰。如果随时都两个世界的光彩重叠,估计他早就疯了。

    “真羡慕你。”待到刘蟒指间玄气散去,何子清有些意犹未尽的失落。

    “呵呵,我还羡慕你呢。”刘蟒笑道:“也不是谁都能够像你一样衣食无忧,有资格去追求生活的真谛。”

    “你也是这么看我的么?”何子清猛的转身,二人相隔太近连气息都能产生纠缠,四目相对之下刘蟒不由得呼吸一窒。

    “咳咳。”刘蟒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干咳道:“抱歉,我说错话了。”

    因为他从何子清的双眸里看出了一丝雾气,现实他没碰上过电视剧他还是看过的,估计,何子清也因为自己的家世而很在意别对她的看法吧。

    这东西怎么说呢,褒贬不一各有各的世界观,刘蟒貌似没资格评论。

    “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怕我的样子?”何子清有些奇怪的看着刘蟒问道。她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很有自信的,撇开那社交中隐藏的家世不提,无论是在学校还是现在的派出所,那些同龄异性谁都会有意无意的接近她。

    唯独这刘蟒,不管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对自己的无视,还是现在这样的刻意保持距离。这点,她还蛮好奇的。难不成这个长得还算帅气的男人不喜欢女人?

    “哈哈,说什么呢。”刘蟒打着哈哈。

    “那你离我那么远!”何子清猛地上前一步,毫无准备之下刘蟒略微有些狼狈的再次后退。

    “你再这么一惊一乍的,影响到我做事了!”刘蟒不想纠缠逃一样的跑到了观景台的另一头,长出一口气开启玄眼。

    “哈哈,有意思!”何子清放肆一笑俏脸上满是得色。

    刘蟒远远的听到她的笑声却是心里一沉,当一个家世与美丽并存的女人对你感觉到好奇的时候,你的确应该热血沸腾。只不过对于刘蟒来说,这个危险的信号释放的未免也太过明显了。

    平心静气...刘蟒深呼吸一口,他告诫自己只需要保持与何子清的距离就行了。女人总是对未知的东西会产生强烈的好奇,而对于刘蟒这样的存在也会连带着升起想要了解的欲望。

    这种事他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当然他知道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估计她们自己都怕并不都真正懂自己的心吧。只不过是安于现状太久,想要短暂的跳出来一下而已。

    眼不见心不动,伤人死己....阿弥陀佛!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刘蟒静下心来之后旁若无人的终于开始研究起了这地流风。

    无论谁做事都得有个动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难不成这人就是这么无聊见不得别人好,非要重新激活这地流风玩玩儿?谁有这么无聊?

    “诶?那是什么?”看了半晌,刘蟒突然在那地流风的气场之中发现了两个略有不同的地方。

    就在那地流风的边弧位置,有两个类似的点近乎直线般遥遥相对,而这两个点都距离那即将转弯的河道不远。地流风中气流涌动,而这两个点却是静止不动的,这点明显不同引起了刘蟒的注意。

    难不成是公园里建起的凉亭么?刘蟒有些疑惑的闭合玄眼再次抬眼望去,远远的,那两处异点仍然存在。这两个异常所在分别处于南北两个公园之中,此刻看来它的既视感明显与周遭的绿色有着区别。

    有古怪!刘蟒暗道。

    肉眼之下,那地流风消失不见,但这两点却依然存在,证明它们必定是以实际形态存在公园之中的。然而,在玄眼之中,这两点之上却飘飘悠悠的有着气象显现。

    “张师兄!”刘蟒拨通了张廷浩的电话。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么?”张廷浩的声音动电话那头传来。听口气,他们俩应该是一无所获。

    “南北两个公园,靠近河岸的位置你们分头去看看,我这里看着有点儿古怪。”刘蟒沉声道:“两处位置远看有明显的白黄色,应该挺显眼的。”

    “好!”张廷浩本就废话不多,直接就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之后,刘蟒的眼睛就再也没有从那两个点上离开。如果那两点真的存在异常,那这个人明显是个高手!如此这般做局,要是没有他这众家的望气者,寻常同道来了怕是得抓瞎吧。

    只是刘蟒的心里却是好奇大过敌意,他很想知道这人是如何做到那类似于气波炸弹一样威力手段的。

    练气之人中,如果说把玄师比作法师,那力禅流的乔阳便是个不折不扣的战士。而原本众家只是个靠眼睛吃饭的存在,然而到了刘蟒这辈,他立志要魔武双修!所以他对一切的玄气斗法都非常感兴趣。

    玄气师行善渡恶,行善是收费的,而渡恶只是相对应的工作内容。

    从刘蟒能够不走众家寻常路跑去当兵就能看出,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人说好奇使人强大,而对于玄道的好奇,却是刘蟒想要武装自己的方向。

    “怎么样?”约莫二十多分钟,张廷浩的电话打了过来。

    “的确很不寻常!”张廷浩声音有些低沉,道:“这里属于临河边界,公园里没有路到达这里。而你所看到的白黄色,就是这些树木的颜色!”

    “树的颜色?”刘蟒有些疑惑,什么树能是这个颜色?

    “这里有明显的散气残留!”张廷浩继续道:“看来,是有人用了什么玄术,把这约有三十多米方圆内的树木之气全部榨干了!”

    “好手段!”刘蟒眉毛一扬。人有精气神,而植物虽无神但却精气双存。这家伙能抽取树木精气来做事,不得不说这也是个人才啊!

    “还有一点估计被这树木遮挡住了你看不见。”

    “喔?还有?”刘蟒来了兴致。

    “不光这些树木被榨干了,在这树林之下的草丛也同样出现了这种异常。”张廷浩顿了顿,电话那头传来他前行的脚步声。半晌,他才道:“这约莫只有三十多公分的草丛变色带,指向的方向正是尚龙广场!”

    “你等等,乔阳的电话来了。”刘蟒正惊奇的时候,胖子的电话打了过来。

    “嘿!好神奇,这些树怎么都跟死了一样?”电话那头乔阳啧啧称奇。

    “还有呢?”刘蟒翻了个白眼,跟这货说话就全然没有跟张廷浩说话那种感觉。

    “没啥啊!哦对了,草也死了!”乔阳瓮声瓮气道。

    “是不是草死成了一条直线?”刘蟒追问。

    “嘿?你怎么知道的?”乔阳一愣:“难不成你看得见?咦?你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谁?”刘蟒疑惑。

    “你干什么!”乔阳没有应答,只是猛地听到他暴喝一声:“玛德!敢跟我动手!!!嘟嘟嘟....”

    “喂?喂!”刘蟒喊道。再打过去,电话无应答....

    “张师兄!快,去对面公园,乔阳那儿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