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云绾宁墨晔最新章节 > 章节目录 第905章 居然是墨晔!
    “这件事你打算瞒着我什么时候?”

    云绾宁不满。

    今晚若非是逼迫百里长约说出来,她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

    当初以命换命救她的人不只是宋子鱼,居然还有……墨晔!

    居然会是墨晔!

    云绾宁猜测过,极有可能是玄山先生。

    因为这老爷子自打下山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原以为是不是与宋子鱼一起救了她的缘故,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她的夫君、墨晔!

    “那么危险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云绾宁瘪着嘴,伸手锤了他一下,“那会子我俩感情还不坚固呢。”

    “你居然会愿意救我,而付出生命吗?”

    面对她的问话,墨晔没有回答。

    他还在心里猜测,是哪个混账东西把这件事告诉宁儿了……

    他仔细想过了,不可能是宋子鱼。

    一来,宋子鱼远在京城,并不在嘉宁镇;

    二来,宋子鱼答应过他,这件事一定会瞒着宁儿。

    既然瞒了宁儿这么久,宋子鱼也不会突然告诉宁儿吧?

    更何况瞧着云绾宁的模样,分明是今晚才知道这件事。因此宋子鱼这个怀疑的对象,完完全全被墨晔给排除在外了。

    见他不说话,云绾宁伸手拧他耳朵。

    方才还要吻他呢!

    还要解他的腰带呢!

    这会子,就已经拧他耳朵了?

    这反差,让墨晔都忍不住笑了,“宁儿,有话好好说成吗?”

    “说,当初为什么要救我?”

    墨晔迟疑,“我……”

    云绾宁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伸手开始扒他衣裳。

    这一次墨晔没有阻拦,反而靠在门上举起双手,一副任她为所欲为的样子,“宁儿,你是不是打算折磨我呢?”

    这半夜三更的,是想玩什么新花样吗?

    云绾宁没有搭理他。

    扒开他的衣裳,露出了精壮的胸膛。

    云绾宁仔细看着,终于在心口的地方,看到了一条颜色淡淡的伤疤……

    果然是墨晔!

    当初宋子鱼以命换命,失去了一身未卜先知的能力,她原以为是宋子鱼给她换命了。

    谁知换掉的并不是宋子鱼的命,而是墨晔的命!

    难怪,那段时日她总觉得墨晔很是虚弱。

    难怪,那段时日墨晔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她。

    难怪,那段时日墨晔会虚弱异常,竟是还会被人刺杀险些丢掉性命!

    原来并不是墨晔没本事,而是那段时日他将命都换给了她!

    天知道,今晚百里长约告诉她的时候,云绾宁如同被人当头一棒……想当初墨晔被人刺杀的时候,她还嘲笑他没用。

    眼下想起来,她好想一巴掌把自己打死啊!

    “墨晔,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当初你和宋子鱼到底是怎么做的?”

    那会子墨晔并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她不知道宋子鱼是怎么说的,也不知道墨晔是怎么痊愈了……

    无数个疑问都在脑海中堆积着,云绾宁看着那一条浅浅的伤疤,眼泪又开始出来了。

    她忍不住伸出手,颤抖着抚摸着那一块伤疤,“今晚汪少成给黑有为以命换命,百里长约说,汪少成临死前只剩一副空壳子了。”

    “那你是如何好转的?”

    墨晔知道,今晚他若是不老老实实说,云绾宁一定不会放弃。

    无奈之下,他只好抱着她在桌边坐下,说起了当初之事。

    他抱着她,像是抱着孩子似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当初是宋子鱼找到我,说你性命垂危。”

    那会子墨晔正在疯狂吃醋,吃云绾宁和宋子鱼的醋,对宋子鱼也是百般警惕介怀。

    怕他会阻止他给云绾宁医治,索性将云绾宁的情况告诉了他。

    “但他并未说出你们的关系,也并未说出你们俩的来路。只说他知道你性命垂危,若再不赶紧医治就再也没有法子了。”

    “当时我听到这事时有些怀疑。”

    毕竟那会子云绾宁上蹿下跳,精神得很,哪里像是性命垂危的模样?

    也只是那一会,云绾宁赶去云雾山救了宋子鱼后,她突然陷入昏迷……

    墨晔还是选择相信了宋子鱼的话。

    “宋子鱼说,他有法子救你。但若以命换命会将玄山先生牵扯进来,他原是想让我给他护法。”

    墨晔眉头紧皱,声音渐渐变得低沉。

    他看了云绾宁一眼,见她听得很认真。

    “但是我得知他要给你换命……笑话!本王才是你的夫君!就算是要以命换命来救你,也该是用我的性命才是,又怎能用他的?”

    他轻哼一声。

    若宋子鱼当真给云绾宁换命了,今后她就算还活着,到底是云绾宁还是宋子鱼?

    她不是一辈子都要念着宋子鱼了吗?

    即便她的人还守在他身边,她心里永远都有宋子鱼的一席之地……

    这让对“醋王”而言,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事!

    因此,墨晔毫不犹豫的要用他的命换给云绾宁。

    宋子鱼坚定地拒绝了。

    他之所以牺牲自己,是想成全墨晔与云绾宁。

    毕竟他们俩才是夫妻,还有了圆宝。

    而他,孤家寡人一个。

    可是最后才发现,他的条件不符!

    云绾宁命格特殊,必须要用心爱之人的心头血做引子,方才能以命换命。

    既然宋子鱼的心头血不能用,那便只能是墨晔的心头血了!

    “然后用了我的心头血做引子,果然发现成功了。宁儿你知道吗,当时知道结果时,我并没有因为即将失去性命而感到害怕惶恐。”

    相反,他欣喜若狂!

    那会子,他与云绾宁的感情还不甚明朗。

    正因为知道云绾宁心里的人其实是他、从始至终都是他后……

    墨晔毫不犹豫要将自己的性命给她!

    “那段时日,我已经安排好了神机营的事,若我当真……”

    他顿了顿,随后又如释重负的笑了,“还好我命大,捡回了一条命。不过我之所以能捡回一条命,也都亏了宋子鱼。”

    他原是不想云绾宁欠宋子鱼,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下,还是欠了宋子鱼。

    不但云绾宁欠了,他也欠了!

    他能捡回一条命,都是宋子鱼不顾玄山先生劝阻,动用了“禁术”!

    然后救了墨晔,自己失去了未卜先知的能力!

    正是那一次后,墨晔对宋子鱼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变。

    两人虽仍是情敌,但墨晔已经将他视作自己人。

    也正是那一次后他看清楚了云绾宁的心。

    哪怕这小女人口是心非,对他态度恶劣……他仍嬉皮笑脸、厚颜无耻的追去了行宫,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厚脸皮追妻之路。

    他刚说完,却听云绾宁“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见她哭得伤心,墨晔还不知缘由,连忙问道,“宁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