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甜婚入骨江瑟瑟免费 > 章节目录 第1292章 因为本能
    一场婚礼在混乱中结束。

    江瑟瑟被送去了医院,后脑勺是被人的拳头击中,但并无大碍。

    之所以晕倒,是因为她连日来的情绪不稳,没有充足睡眠,导致身体虚弱。

    “问题不大,不过病人需要好好静养几天。”

    听了医生的叮嘱,方煜琛忙不迭的点头,“好,我会注意的。”

    医生走后,方煜琛走到病床边,视线落在江瑟瑟有些苍白的脸上,一声叹息自唇畔溢出。

    只要靳封臣还没回到她的身边,她哪有可能会乖乖的静养一段时间?

    “表少爷,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一旁的顾念开口问道。

    今天这事发展到这种地步,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

    而且经过这一次的事,他们更难将靳封臣从上官家带走。

    方煜琛沉吟了片刻,才开口:“实在不行,只能按你之前想的去做。”

    顾念皱眉,“你确定?”

    “现在不是确不确定的问题。瑟瑟现在这个情况,我想不能再拖下去了。”

    顾念明白他的意思,“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方煜琛叮嘱了句。

    顾念轻笑了声,“这个您放心,怎么说我也是我家少爷培养出来的,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朝方煜琛轻轻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病房里恢复了安静。

    方煜琛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

    婚礼成了一场闹剧,同时,上官家也成了笑话。

    老夫人气得差点厥过去,而上官媛,回家的路上就苏醒了过来。

    一进家门,便径直上楼回卧室。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把上官谦叫到跟前,开口就是指责:“你这孩子是怎么办事情的?明知道对方会过来闹.事,你竟然还任由他们胡来!那可是你的妹妹啊!”

    “奶奶,对不起!”上官谦低着头。

    事到如今,他也只有一句“对不起”能说。

    “唉!”老夫人重重叹了口气,“你啊,是不是还在怪媛媛?所以才会帮着外人?”

    “奶奶,没有的事。”

    就算上官媛对他的态度再差,他也从来没有怪过她。

    “那你是怎么一回事?”老夫人问。

    上官谦沉默了会儿,才缓缓开口:“奶奶,您知道的,我喜欢媛媛。”

    老夫人蹙眉,“所以呢?你就破坏她的幸福,以为这样她就会喜欢你?”

    面对老夫人的质问,上官谦选择了沉默。

    老夫人看着他,心里虽然对他这次的做法感到生气,但转念想到他对媛媛的感情,又有些不忍。

    她只能又叹了口气,“小谦,不是你的,我们不能勉强。”

    闻言,上官谦嘴角勾起几分讥诮,“奶奶,您既然懂得这个道理,那为什么还要同意媛媛和靳封臣结婚呢?”

    “因为那是媛媛喜欢的人。”

    说到这里,老夫人摇头叹气,“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媛媛性子,太过冷了。也只有在靳封臣面前,才能笑得那么真心,那么幸福。”

    “可是奶奶,靳封臣并不爱她。”

    “现在不爱,不代表以后不爱。”

    一股无力感扑面而来,上官谦苦笑了下,“因为这样,所以就要伤害靳封臣的妻子和孩子吗?难道您不觉得这样很自私,很过分吗?”

    一提到这个,老夫人心里就像是堵了团棉花,很是难受。

    其实,她也觉得这么做很自私,很过分,但为了自己孙女的幸福,她别无选择。

    “奶奶,您不能这样纵容媛媛。”上官谦说。

    老夫人垂下眼眸,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奶奶累了。”

    上官谦知道她这是选择了逃避。

    “奶奶,您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凭良心。”

    说完这句,上官谦转身出去。

    老夫人叹了口气,她何尝不知道做人要凭良心,但良心能换来她孙女的幸福吗?

    答案是不能。

    那么,她只能昧着良心。

    ……

    走出老夫人的房间,上官谦看见正从上官媛房门口准备离开的靳封臣,脚步不由一顿。

    “媛媛还是不肯开门?”

    闻言,靳封臣看过来,点头,“嗯。”

    上官媛反锁了房门,任谁敲门都没用。

    但莫名的,靳封臣更担心的不是她,而是江瑟瑟。

    她也晕倒了。

    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她被方煜琛抱上车送去医院,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一起去。

    但是上官老夫人命令人拦住了他。

    思及此,靳封臣薄唇轻启,“你能不能帮我问问看,江瑟瑟现在是什么情况?”

    上官谦挑眉,“你在担心她?”

    靳封臣沉默了。

    上官谦若有所思想了下,开口问:“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没有。”靳封臣摇头,“我什么都没想起来。”

    “那你当时为什么会救江瑟瑟?”

    “因为……”靳封臣皱了皱眉,“本能。”

    听到这个回答,上官谦愣了愣,本能?

    难道是他对江瑟瑟的爱已经深入骨髓,哪怕回忆没了,但身体还是记得的?

    “所以你才会想要推迟婚礼?”

    “嗯。”靳封臣点头,淡声道:“记得帮我问问江瑟瑟的情况。”

    说罢,他举步离开。

    上官谦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缓缓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