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甜妻娇艳:大叔让我抱一下乔唯一苏瑾然 > 章节目录 第393章 我要听以前的故事
    一天之内被刺激两次,周若意的身体更加的虚弱。

    苏云天赶回来时,她已经晕睡了过去。

    家里没有一个人向他汇报情况,他只能去敲了苏瑾然的房门。

    刚和乔唯一在床上腻歪完的苏瑾然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拉开了房门。

    看到门外站着的是表情担忧的苏云天时,他毫不犹豫的往外走了两步,关上了房门。

    乔唯一探着脑袋似乎也瞧见了站在外面的苏云天。

    想到刚刚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她也没出声,任由苏瑾然离开。

    两父子都没有说话,很有默契的上了三楼的书房。

    关上门,苏云天还是没有忍住,问道:“你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接到电话说是有医生来家里,我一猜就是她出了事,回来一看竟然比以前更严重。”

    苏瑾然到没有他那么紧张,相比之下更加的若无其事。

    他走到阳台边,双手撑着拦杆没有出声。

    看着已渐暗看不太清楚的花园,沉默了许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到是说话啊!”

    苏云天的焦急递增,大步迈到他的身边,看向他。

    本来就决定了要向苏云天摊牌,又想了一会儿,苏瑾然这才倚在阳台上,表情凝重的望向他。

    两父子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静的待在一起过,苏瑾然也是首次这样的有耐性的听他说话。

    他专注的盯着他的黑眸看了几秒,才压低了声间说道:“我想让妈回医院去疗养,那里的环境和设备都比家里好,我要尽快的给她做手术。”

    “你这是在和我商量?”苏云天有些受宠若惊的瞪大了一双略带皱纹的眸子。

    “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毕竟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礼貌上也该说一声。”

    “然儿,这么多年,你就不能原谅爸爸吗?”

    苏云天当然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才会和自己变成陌生人,可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

    “当年的事?”苏瑾然的黑眸中多了几分探究,他本意就是要把当年的事情一探究竟,现在应该是合适的时候。

    “当年不就是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才会气得我妈离家出走,受尽委屈吗?”

    苏云天抚额,叹息着。

    当年的事情他已经说过无数次了,苏瑾然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更不可能会相信他。

    和吴美娇的事情他不后悔,也不可能会有人相信他没有错。

    “我早就告诉过你,让你去问你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和美娇是在她离开之后,并不是你们认为的在那之前。你们从来都不相信我,所以我不管怎么说你们都不可能会相信。”

    苏云天当然知道吴美娇为了逞强,在外人面前不可能会承认她是在他和周若意没有了感情后才在一起的。

    他一直都没有否认过,也觉得没那个必要。

    “什么时候在一起只有你自己清楚,我妈是受害者,你再怎么狡辩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苏瑾然看着他,眼里却没有以往的那种戾气,反而多了一抹质疑。

    “不过,我想知道你和我妈的过去,还有乔春风夫妻和你们的关系!”

    这才是他想要知道的重点,他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苏云天会那样讨厌乔春风。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苏云天内心纠结着,陈年往事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

    他犹豫着,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我问你这些只是想弄清楚你为什么要对乔乔那样,她是这个世上最不该被如此对待的人!”苏瑾然想到乔唯一所受的委屈心里一阵绞痛。

    他觉得这个世上如果没有他,乔唯一会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她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的……

    “我承认我不该把我个人的情绪带给她,可是……我们能不提以前的事情吗?”

    “不行,在我离开苏家之前我必须要把事情弄清楚。”

    苏瑾然这次是下了决心了,如果不在离开之前把事情弄清楚,乔唯一在苏家就永远得不到承认。

    虽然他不屑苏家,但是他姓苏,永远也改变不了。

    苏云天为难的将目光移开,月色皎洁,投射在他脸上竟显得无限的苍桑。

    当年,苏云天、周若意、乔春风、刘婉四人是关系相当不错的同学。

    苏云天和刘婉在大二的时候便相爱了,是大家公认的朗才女貌。

    苏云天家世好人品学习都好,刘婉也是学校的校花,两人在一起倍受大家关注。

    在毕业前夕刘婉突然和乔春风走在了一起,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苏云天当时相当的生气,可骄傲的他并不愿意低下头,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后便一走了知。

    当年的公认情侣,在毕业时各奔东西。

    刘婉也就在那时候陪在了乔春风的身边,并与他一起创业,艰难的生活着。

    周若意那时候一直安慰苏云天,并照顾他,两人也就日久生情走到了一起。

    多年后,周若意找到了刘婉,虽然不常联系,却也会知道各自的情况。

    苏云天虽然对刘婉与乔春风有着很深的怨念,但是他还是默许了。

    只是突然有一天,周若意发疯一般的在家里哭闹,说什么对不起刘婉,一天之后她竟离开了苏家。

    再后来的事情苏瑾然也都是知情的,他将周若意接到了医院里,一住就是好几年。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乔乔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和乔春风在一起?”

    苏瑾然问的时候苏云天缓缓的摇着头。

    他若是知道,当年又怎么会放手。

    当年也是气得太厉害才会说了那些狠话,才会主动放下了一切。

    想想还是年轻气胜,若换到现在他一定会探个究竟,怎么会容自己深爱的女人就那么的离开自己。

    可一切都不可能再挽回,也不可能有后悔药吃。

    “或许你去问问你妈,也许会有些线索。”

    “她没有告诉过你吗?”苏瑾然好像猜到了些什么,可又被自己给推翻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突然疯了般的那天也正是婉婉难产去世的当天,所以我觉得她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这么多年,苏云天一直觉得亏欠了周若意,更觉得亏欠了刘婉。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把亏欠都埋进了心里。

    得知乔唯一是刘婉的女儿时,他直接把对乔春风的恨意给了她。

    可在看到刘念的容貌是地,却又将亏欠统建统统给了她。

    “你怀疑我妈?”苏瑾然闻言不禁脱口而出。

    苏云天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深沉的望着他。

    “然儿,其实这辈子我亏欠的人有很多,我也不可能一一的补偿,所以,就让我一错到底吧。但我却想补偿你,因为你是我心里最不想亏欠的人……”

    “你没有亏欠我,你应该把对我的那份欠意分给苏二,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对不起!”

    “然儿……”

    苏云天没想到苏瑾然仍然不肯原谅自己。

    他喉咙略带苦涩,不知该说些什么。

    苏瑾然此时心情虽然不算很好,却比刚才要坦然许多。

    他转身缓缓的离开,手触及门把时,停住了脚步,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会把当年乔乔母亲为什么离开你的原因查清楚,让你不留遗憾!”

    话音落下的同时,苏云天来不及转身,关门声便已在同时响起。

    他连苏瑾然最后一个潇洒的身影都没有捕捉到,可他却在此时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就像是全身都放松了一般,跌坐到了身边的沙发上……

    由于周若意的身体还很虚弱,便留在了苏家再待几天。

    刘念向苏瑾然请了假在家里照顾她,表现得相当的殷勤。

    反到是乔唯一,至从那件事情之后便再也不想出门。

    整天都窝在卧室里面,就连吃饭也是佣人给她送进房里去的。

    比生病的周若意还养得好。

    不过,苏瑾然知道她在纠结什么,所以也就由着她,惯着她。

    刘念有时候会去找她,可她表现出来的除了疏远便没有别的表情。

    周若意到是越来越不喜欢她,经常在刘念面前说些不待见她的话,偶尔被苏云天听到会善意的给些指引。

    因为上次和苏瑾然谈过之后,他到是对乔唯一没有了太大的成见,想让周若意也能摆正态度,可也只是提提意见罢了。

    没人理她,乔唯一便在卧室里上网看电视,没事就刷刷微博,看看有没有涨粉丝量。

    直到柯新华给她打来电话,她才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聊天的人。

    可又不敢和他多聊,因为自己已经答应不再见他,打电话联系就更不应该了。

    柯新华让她出去见一面,她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他说自己不能去,不仅这次不去,以后也不会单独再和他见面了。

    不管柯新华怎么说,她就是不答应。

    本来想聊些别的,可想想还是毫不犹豫的挂掉了电话。

    她现在必须得在家里当个乖宝宝,苏家她们是待不了几天了,所以不能在她这里出了岔子。

    可是才挂了电话,还没扑到床上去嗷嗷叫,电话又响了起来。

    本以为柯新华不死心,没想到一看号码竟然是二宝打过来的。

    她想也没想就接了起来。

    二宝也让她出去见面,她就纳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来约她?

    本想拒绝,二宝却突然说是上次见面的罗彬要见她,因为他马上就要回美国了,希望能和她再最后见一面。

    一听到是罗彬,乔唯一心里止不住的兴奋,就连口口声声答应过的要守在家里的诺言,也在这一刻忘记得一干二净。

    问了时间和地点,她连衣服也没换就拎着包冲出了苏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