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玄幻小说 > 江山为聘:帝姬谋天下 > 章节目录 第20章 东洲之变
    深秋之时的白霜渐渐铺满了四周,地面上微微泛白。</a>望着黎晚酌离开后,温洵也默默的转身,一路未停的继续朝这宫中的东侧走去。行走这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一个宫人,想必为了这千秋盛会,宫人们都在那夜宴之上侍奉着。这宫中数这东侧最为冷清,周边除了可以歇脚的庭院,没有其他宫殿在此。所以这沿途之上,除了天空中洒下的莹莹月光,照射在这满地的白霜上,所反射出来的光芒之外,没有半点其他的光亮存在。但这光芒也足以照亮温洵前方的路。

    温洵一直到走到了宫中东侧的紫宸山处的,一座巍峨秀丽的高楼在半山腰矗立着,楼顶在层层雾气之中,从下往上望去楼顶之处,若隐若现,极为神秘,原来此处正是容遂的住所。温洵抬步走入,门口的侍从见来人是温洵,也为阻拦。因容遂喜静,所以除了这门口的护卫外,再无其他宫人。

    容遂的住所虽然从外表看来,只是一座耸立在半山腰的普通高楼,但因他从小便跟随他的师傅学习,深谙五行八卦之学。若不熟悉的人走进这里,怕是要足足绕上半天的时间,也未必能找到出去的路。温洵一得空便来来此处,常常叨扰在这居住的容遂,所以对这里的路,也算熟悉。

    只见温洵左右转方向几次后,来到自己在容遂这的厢房门口,推门而入。拿起来放在床头黎昭岚留下的瑶琴,轻轻抚摸琴身。温洵的眼中透着浓浓的思念之情。

    脑中慢慢回忆起几个月前发生的事,那时正值先皇刚刚薨逝,举国一片哀痛景象。黎昭岚暂代主持朝中此时的一切事宜,办理先皇丧事的一切事宜,再选取吉日举办黎昭岚的登基大典。

    正因先皇离世突然,黎国的附属地东洲借此机会,发生动乱。彼时,朝堂之上必须要有黎昭岚镇守,但此时的黎昭岚暂无他人可以信服,于是便派出了自己的未婚夫婿,未来的凤君温洵出面,去平定东洲叛乱。

    温洵出征前一天,二人曾在黎昭岚宫中的书房碰面,商讨此战之策。那日微风轻拂,书房上方挂着的白绫缓缓飘动,天空蔚蓝可见,向天的尽头望去,没有一丝的云彩。

    房中的二人正站在桌前,指着桌上摆着的东洲地形图,紧皱着眉头细细研究。二人不断的说出自己的观点,但都被对方想出了应对之策,一一否决了。渐渐的屋内变的安静下来,一炷香时间后,黎昭岚看着地图上的一点,双眼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只见黎昭岚指着地图上东洲西边的一处,目光如炬,声音严肃的对温洵说道:“此处虽然乍看之地势平缓,周边无任何可以躲避之处。但在不远处的西北方向,有一陡峭悬崖。若提前在此处埋伏,佯装不敌对方,假意后退。将敌军引至此处,想必定可一举歼灭。”黎晚酌边说着,便用手中的笔指向了那处。

    温洵听了黎昭岚的说法,便低下头细细研究起黎昭岚所说的那处,思量这一战策的可行性。片刻之后,温洵渐渐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认同了此次黎昭岚的想法。长时间进行战略商讨,两人早已说的口干舌燥。在商量好战略后,黎昭岚命侍奉的宫人备了两盏茶,端进了书房中。两人先后坐在了一红木圆桌前,温洵端起茶品了一口后,微微抿了抿嘴唇,盯着眼前的黎昭岚说:“阿岚,此次出征东洲,快也要半个月的时间,宫内的那帮老腐朽,定会给你找许多麻烦。你一人在这,定要小心应对,处事切莫急躁。”

    黎昭岚听了温洵的话,扑哧一笑,一脸笑意的对温洵说道:“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天同他们相处,知道如何做的。明日你就要出征了, 快快回府中休息吧,东洲的事就靠你了。”听后,温洵才放心的离开了黎昭岚处。

    第二天一早,温洵同将要前去东洲的将士们,在城门口与众人告别。黎昭岚和一众大臣在城门口相送,黎昭岚细细的望着眼前的温洵,只见温洵此时身着一身银色盔甲,腰间配挂着在岳麓山时常佩戴的长剑,手上牵着着一匹红棕色的战马,威风凛凛。二人注视良久,黎昭岚对温洵说道:“此去东洲一路艰险,遇事小心。我在这里等你凯旋而归。”黎昭岚的话音方落,启程号角便响起,温洵骑上战马,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黎昭岚,便骑马而去。

    温洵到达东洲后,双方多次交战,皆势均力敌。等到来到地图上和黎晚酌敲定的地点之后,温洵秘密派去部分兵力埋伏在悬崖之上。自己带余下之人,前去交战。交战中,保留实力,佯装不敌后退,引对方去悬崖那里。敌军果然上当,穷追不止,待到悬崖之处,温洵率众军一举剿灭东洲叛军。

    平定东洲后,温洵见东洲局面一片混乱。便写信告诉黎昭岚,在此整顿东洲叛军,且需要稳定东洲局面,预估两个月后起兵回国。便驻扎在东洲之处,整顿东洲的当地吏治。一月之后,温洵收到了黎晚昭的回信,信中黎昭岚告诉温洵登基之事已定在温洵计划回程的当日举行。温洵为能够尽快回程,看望黎昭岚,便夜以继日的处理东洲的相关事宜,终于在预期时间内完成。

    翌日,温洵整顿好士兵之后,便起程回国。因大部队人出发,脚程太慢。温洵派自己副将率领他们往回走,自己骑马先行一步。除却需要休息的时间,温洵一直在日夜兼程的赶路。本要半月的日程,温洵短短十日便到了。

    这一路风尘仆仆的从东洲回来,温洵刚想进宫去见黎晚酌,但低头见自己一身尘土,决定先回府后,稍作清理再进宫见黎晚酌。刚刚走到温府大门,见门口的小厮见到自己后一脸震惊,嘴里欲言又止,眼神悲痛。温洵此时见黎晚酌心切,也未细看,便匆匆进府。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