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巫清君 > 章节目录 第216章 一个简单的约定
    在下一刻,陆羽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a>

    背脊就重重地与地表坚硬的岩石,来了一个亲密碰撞。

    这一撞,直接撞得陆羽喷出一大口血。

    鲜红的血液,洒落在岩石上,显得触目惊心。

    “你,你就这么不经打”达娃的脸庞,露出了几分慌乱,诧异。

    她是第三步修行者没错,但是她一直在用第二步的实力,与陆羽较量。

    这么做的目的,纯属是她想见识一下,外界的修行方式和武学。

    谁知,一个抱摔,陆羽就受了重伤。

    这不至于,摔得出重伤。

    她的力道不重。

    况且,第二步修行者,已是先天之境,达到百脉皆通的境界。

    有了护体真气。

    不过,达娃很快就意识过来,“难道,你之前受过伤”

    刚才运转真元,陆羽一阵气血翻腾,因为真元在他断裂的经脉之中乱窜。

    这一摔之下,他感到舒服很多,淤血被吐出来了。

    然而一番搏斗,真元冲刷旧伤,伤势似乎有复发的征兆。

    无疑是被揭开了旧疤的伤口。

    瞥了达娃一眼,陆羽苦笑,“是的,我受过伤。”

    她从皮袄里掏出一只瓷瓶,递了过去,“这是我们这里的疗伤圣药,给你”

    “谢谢。”

    “别想太多,你要是现在死了,我就少了一个研究对象了。”

    “什么你要研究我”陆羽瞪大了眼。

    “是的,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达娃略作沉吟,又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从外面过来的修行者。”

    她所指的外面,是指xz之外的地界。

    “然后”

    陆羽从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吞了下肚。

    雷萱萱送给他的那瓶,已经所剩无几,他还不知该怎么办,毕竟每一天,陆羽都需要疗伤丹药,调理伤势。

    以一次受伤的代价,换取回来一瓶丹药,也不知该说是麻烦,还是一场及时雨。

    “所以我想看看,你们的武学,和我们的有什么不同。”达娃说道。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武痴。”陆羽说着,不由想到刚才那怪异之处,问道,“你学的是什么,太过古怪。”

    狂风扫落叶这套绝学,有九种变化,从而衍生无穷无尽,可谓博大精深。

    可是,达娃所学,明面上看去,貌似与狂风扫落叶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又像是胡拼乱凑而来。

    就说刚才那个变招,显得生硬,远远没有狂风扫落叶那般浑然一体,不着痕迹。

    达娃笑了笑,神色之间尽是骄傲,“这都是我跟高手对招,偷学来的。”

    “刚一开始,我用的是侠家拳,看你左闪右避,我就用上了藏族摔跤里的断头摔,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的脖子就断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天才”

    “天才”

    陆羽啧了啧嘴,吐出一口血沫,“勉强算是吧。”

    以达娃的年纪,就走到了第三步,的确算得上是个天才。

    然而,陆羽从一踏足修行界,他的身边,就都是天才人物,天之骄子。

    他已经见怪不怪。

    十岁之前,就走到第三步的天才,他不是没见过。

    而他修炼几个月,不经外力,全凭自身,也是走到了第三步。

    达娃,才刚刚走到第三步不久。

    放在天才里头,并不属于出众。

    因此,陆羽的回答,实话实说,却是显得随意。

    达娃神色一冷。

    “认真的,真的,你是个天才。”陆羽连忙说道。

    他可不想,再被狠狠地摔上一次。

    达娃白了陆羽一眼,樱~唇轻启,“哼,如果你不想那一家再有什么麻烦,每天八点,你都得来这里,陪我切磋切磋。”

    “可是,我”话到一半,陆羽点头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原本,他是想在明后天,就离开这里,带上陈婉如前往ls。

    陈婉蓉的任务,已经完成,再留在这里也是多余。

    大不了,他就不去ls了。

    让索朗送她一趟,而他在伤势未愈,没有把所有经脉衔接起来之前,留在哪里都无所谓。

    索朗一家的忙,他是准备帮到底的。

    这样也好,能够跟一个同龄人交流修炼心得,陆羽并不排斥。

    陆羽看得出来,达娃对外界有着浓烈的好奇心。

    或许是年纪还小,家中长辈不放心,暂时才不让她出去。

    达娃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记得我说过,我央金达娃提出的要求,从未被人拒绝过,就算是你也不例外。”

    陆羽点头。

    他还真拒绝不了,也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休息了半天,陆羽感到气血畅通不少,就尝试起身,发现并无大碍。

    senlinff 与此同时,他体内暖暖的,像是有一股热流,在他身体各处缓缓流淌。

    这完全是达娃那瓶丹药的功劳。

    与雷萱萱赠送的疗伤丹药相比较,简直是过犹不及。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来这里,我先走了。”

    达娃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翻身上马。

    赤马打了个响鼻,迈动四条腿狂奔出去。

    陆羽摇头,暗叹一声,又再调息半响,才上马往回赶。

    此时,已过了大半天,临近下午时分。

    贡布与卓巴,心不在焉地坐在草地上。

    看着远处的牛羊,出神。

    “贡布,你说这片草场,是不是真的能顺利拿到手”卓巴突然问道。

    “应该没有问题,只要达娃是站在我们这边。”贡布笑道。

    对此,他抱着极大的希望。

    索朗一家,只是平凡家庭,他虽然不大清楚达娃的底细,但是扎西说过,草原上的大小事,达娃完全能够处理。

    只要草场到手,他明年就能扩大牧场规模。

    “不过,那个达娃,长得真美,就像一朵雪莲花一样。”卓巴舔了舔嘴唇。

    “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胡说八道,当心祸从口出”

    贡布神色一紧,连忙制止了卓巴再说下去。

    也就在这时,大雪山的方向,出现了一匹奔跑的赤马。

    “她回来了。”卓巴双眼一亮。

    “记得我说的话。”贡布不忘慎重的叮嘱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乱说么,只是在你面前叨叨。”卓巴不介意地摆了摆手。

    兄弟二人,静等回归的那道赤红之影。

    很快,他们就看清了,马背上坐着的达娃。

    然后,不约而同地吞了口唾沫。

    直至达娃策马,走到兄弟两人面前。

    下马。

    “达娃,结果如何”贡布连忙问道。

    贡布完全不把索朗一家放在眼里,当然他不是傻子,知道让扎西觉得棘手的,是那个外来游客。

    今天,达娃邀约那个游客,主要目的,就是帮他们解决这件事。

    然而,达娃的回答,却是让兄弟二人,猛地瞪直了双眼。

    “对了,从今以后,你们两兄弟,不要再找他们的麻烦。”

    这一句话,达娃说得理所当然,似是忽略了二人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变成这样我不接受”

    贡布回过神的第一时间,就是愤怒出声。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