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星际战争:守护者联盟 > 章节目录 第460章 牵绊千年,等待孤独
    龙宇发现自己无法掌控后,心里暗叫一声:见鬼。只得像看话剧一样,看着脑海之中的画面,倾听心中的呼声。

    “我是龙女,也是女王,几生几世,你都是我的骑士,为何这次负我?”那道背影朝着前方微微弯了下腰,似乎是在抽泣。

    “我是人族,龙族有无尽岁月,而我没有。任凭我怎么努力修炼,吃斋打坐都无法抵挡岁月,身体逐渐衰老.....”

    龙宇一脸惊恐地看着心中的那个声音不带任何表情的冰冷说道。

    该死,这是什么人啊!竟然如此不懂人情世故,像木头一样死不开窍。龙宇低声咒骂了一句,眼睛中喷射着怒火,似乎对那个声音很是不满。

    “我不在意!我愿意为你守护千年!你忘了我们三生石前许下的诺言吗?”

    那个千娇百媚的身形朝着这边侧过脸来,梨花带落的说道。

    龙宇看到那个身影竟然有九分酷似龙熙,在惊呆了片刻后,祈祷着心中那个声音不要犯浑,有话好好说。不过,毫无例外的失败了。

    那个该死的声音忽然大义凛然的朗声说道。

    “不敢忘!你我二人三生石下话前世,前世姻缘续今生!生生不息!岁月不朽,爱意不变!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作死哦!龙宇听到心中此话,便十分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对这种立Flag的行为竟然有些担心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他见到那个脑海中的女人完全转过了身,仿佛正在对峙一般,朝着那个男子大声指责道。

    “可你变心了!枉我跨越千年,洗筋伐髓再化为人。九死一生,排除千难万阻,前来寻你,找你。期待与君花前月下,把酒论桑麻。可你却有了新欢......”

    而后龙宇惊奇的发现那个酷似龙熙的女子竟然在一场婚礼上,当着所有的男女嘉宾和一名蒙着喜帕的女孩子,在与新郎对峙。

    龙宇看到那些亲朋好友脸上浮现出的惊慌、迷茫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欣喜。新娘子局促的攥紧的手......

    龙宇一阵头大,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形如何处理,只得静静地等待着整个事件的发展。作为一个局外人在看着这场闹剧尽快落幕,至于对心中那个钢铁直男的表现,他已经绝望了,不想看到他再去伤害那两个女子。

    事实却躲不过去,更无快进键可以选择,那个该死的声音,在无能狂怒着:

    “今生红线一断,你我情断意绝。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前世今生怎可混为一谈!”

    酷似龙熙的女子,掩面抽泣,豆粒大的泪珠从脸上滚落了下来,滴落在长袍上,她咬着牙说道:

    “既然你在温柔乡中山盟海誓,早已忘却你我潜水姻缘。山前昨夜复流水,今朝明日又黄花!也罢!也罢!你我缘分已尽,今后再无瓜葛!远古盟约,从今不再!”

    龙宇心中突然涌出莫名的悲伤,他想到了与龙熙的龙骑士约定。是不是也会如此悲情结束,他看到那个满面悲伤的女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族群,一个有着无数飞龙的种族。

    “女王!黑暗使者求见,说是只要我们不插手他们与人族之间的争夺便会给我们相对应的力量!”门口一个穿着银色战甲的侍卫,在门口朗声说道。

    龙

    宇忽然心头一紧,只因为他听到了黑暗使者几个字,更是听清了原来是这个黑暗使者幕后的黑手再与人类争夺,不由得竖着耳朵仔细聆听着,对女王接下来的行动开始担心起来。

    毕竟从他局外人的眼光看来,龙族甚是强大,远非人族所能比拟。如果龙族不再参战,人族将会自断手臂,裹脚前行。

    “不见!让他们不要来了!”女子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声音中竟然带着莫名悲伤。

    龙宇听到女子的话语,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激起来。

    不过事情仿佛没完没了似的,不几日后侍卫再次通报黑暗使者求见的消息,不出意外再次吃了闭门羹。

    就在龙宇觉得龙族女王不会答应之时,事情竟然出现了想不到的转机。

    第五次吃了闭门羹后,这股黑暗势力竟然派了一名公主前来。这名浑身包裹在黑色轻纱中的身材妖娆女子答应了赐予龙族独立领地,时代不去打扰,更不会侵犯。初次之外,竟然赐予龙族永生之法。

    一心想让氏族变得强大的龙族女王在永生的诱惑下,选择了置身事外。偏安一隅,不再过问人族事务看,任由黑暗族群与人族相互厮杀。

    龙宇着实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对龙族放弃人族的做法有些不齿,却能理解龙族女王的处境。或许这个人类是个情商高的人,便会是另一种结局吧。

    就在龙宇陷入昏迷之时,与龙宇手牵手的龙熙,竟然也陷入了奇特的梦中。

    一个身穿银色战甲,披着天蓝色长袍,手持银色长枪,英俊潇洒的男子站在了面前,摘下了盔甲,在铜镜中照着遍布伤痕,皱纹堆垒的面颊。用力捶着胸口咳嗽一声,喃喃自语,“老了,人类的生命真是短暂哦,犹如浮游一生,昙花一现。即便是人类守护者,龙骑士也有终老一天。

    虽然我想用一生去守护我的女王,为了她我愿意拔剑,可是却不想让她为我哀伤。或许,或许给她自由也好,我不再成为她独有的骑士,让她也可以自由选择龙族骑士,这样就可以白头偕老了.......”

    “......”,龙熙抬起头疑惑地说道,“可她会开心吗?她爱的是你啊!笨蛋!有爱,一瞬便是永恒,她才没有那么肤浅,只爱你英俊的外表呢!虽然你也长得很帅!”

    只不过,那个男子却不可能听得到。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集结,衰老的男子走到了生命尽头合上了眼睛,只留下年纪尚轻的龙女在风中抽泣。

    龙熙似有所感,不忍再看,便闭上了眼睛。好在没有声音,不会乱心境。等到她再睁开眼睛时,发现那个龙女早已登基为王,正在四处寻找男子的下落。

    龙熙疑惑的盯着女王,她不相信这个女王能找到这一世的男子。

    似乎并没有任何迹象,可以标明两个人相互存在,龙熙甚至都觉得这个龙族女王在犯花痴。

    在经历了无数年后,龙熙竟然发现,女王跋山涉水,竟然找到了一处张灯结彩的府邸。

    龙熙不明觉厉的看了几眼所有的宾朋,直到新郎出现时,龙熙经不住高呼出来“是他!就是他!”

    这一世的龙骑士被孜孜不倦的女王找到了。

    可是时机不对呀?龙骑士不是只属于龙族女王自己的吗?什么玩意

    ?竟然老婆孩子热炕头娶上媳妇了!!!这,这,如何是好!

    龙熙一脸惊讶的看着戏剧化这一幕,忽然记起了衰老的男子放弃女王,给女王自由那句话。心中突然一痛:“难道是喜欢上对方,必须死命不送书吗?心中只要有一丝怀疑,便会形同陌路,姻缘不再!”

    想到此,便忍不住担心起那个闷葫芦龙宇来,害怕那小子呆头呆脑的放弃自己,让自己也和这个悲催女王一样。

    不!绝不!既然你傻乎乎的不懂风情,那我倒追你好了!你松手一点,我便死命抓住你!

    龙熙被这个扯淡的剧情震撼到了,深恐龙宇那小子犯浑,心中暗暗涌起了倒贴的主意。

    虽然她能猜到这个男子的混蛋行为,不过为了比较他和龙宇那个更混蛋,便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你是何人?竟敢坏我婚姻?!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晚生并不认识小姐,小姐何必如此。如受他人指示,还请如实相告,在下感激不尽!”那个身穿新郎服饰的男子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女王眼睛中闪烁着泪花,朝着男子看了过来。

    “去!去!去!我乘某人何曾见过你,毁我拜堂成亲良辰吉日,坏我门声,我可要抓你去见官的!”

    新郎见女王毫无动静,忍不住凑了过来,朗生劝说道。

    新娘听到动静,忍不住从喜帕角朝着这边看了一眼。见到女王风尘仆仆,原道而来,如同乞丐,想到夫君书香门第,万不可行此龌龊之事,必是有人故意为难夫君,在大喜之日让众宾朋看笑话。

    便朝着一侧丫鬟耳语几句,手捧三百两纹银走到女王近前,盈盈一拜:“今日是我桂兰与乘龙夫君大喜之日,我们真心相爱历尽千辛万苦才有缘结为夫妻,还望仙姑不要横生枝节,贻笑大方。

    这里有三百两纹银可保仙姑道观数载吃穿用度,避免化缘之苦。即便仙姑日后还俗,也可购置几亩薄田,衣食无忧。

    请仙姑高抬贵手,我桂兰与夫君乘龙拜谢!”

    作势就要跪拜下去。

    龙熙对这个说的滴水不漏的女子新生好感,正要想说什么,便听到那些宾客们指责着女王恬不知耻,过来破坏人家婚礼,手段下作。

    龙熙脸上憋着怒气,郁闷的?撅着嘴巴,准备闭上眼,跳过此段。

    却听到女王,面带忧伤朝着近在咫尺的新郎轻声问道:“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了吗?”

    “仙姑此话问的,乘龙确实不知仙姑何人?”新郎眼睛中闪烁着疑惑,再三凝视着女王,却没有半分记忆。

    “即便如此,你可认得此物?”女王叹了一口气,朝着男子晃动了一下手中拳头大小的石头,低语一句:“此乃三生石,可以知晓前世今生。这个男子便是你!”

    新郎脸上带着彷徨的神情,看着那个石头上浮现的银盔银甲骑着巨龙翱翔在战场上空的男子,低头不语。

    “仙姑,你过了!你到底何意?!那一个法术,便来抢民女相公!常言道:乱世抢钱抢粮抢女人,今太平盛世皇恩浩荡,仙姑执意抢夺民女相公为哪般?出家人四大皆空,仙姑却转好美色,岂不滑天下大稽!贻笑大方!”